您的位置  建筑材料  板材

游資廝殺太兇猛!剛剛掃貨6個億 第二天就被悶殺

  • 來源:互聯網
  • |
  • 2020-01-20
  • |
  • 0 條評論
  • |
  • |
  • T小字 T大字

作者:資本時差 簡介:金融學博士,CFA,海外黨 (閑來無事,扒扒上市公司)

臨近年底,各路資金在A股市場上開始了相互殘殺!

1月13日新元科技,上演斷頭鍘刀,無數資金被埋;1月14日同樣一幕在萬集科技身上重演,手法都極其類似。

喜歡追漲殺跌跟風炒作的散戶直接吃了悶頭一棒,不過,在有些股票上不僅散戶悶殺,就連游資大佬也照悶不誤。

這頭絞殺的是散戶,那頭有些游資也未能幸免。

從本周一(1月13日)開始,妖股延安必康開啟了連板模式,1月15日一線游資中信證券股份有限公司深圳總部證券營業部更是豪賭6個億押注延安必康。

然而,萬萬沒想到,1月15日當天延安必康不僅沒漲停反而被按到跌停板上,今日延安必康直接跌停板開盤,根本就沒有給這些資金絲毫出逃的機會,昨日殺進去的那6億多的資金,今日全部被悶。

那么接下來問題來了,到底發生了什么?延安必康究竟怎么了?

一、無恥!有人在“睜眼說瞎話”

延安必康,2018年就崩過一次。

2018年5月31日,公司股價達到歷史高點34.72,此后便開始一路下跌,短短18個交易日,股價最低跌到15.19,活生生的給腰斬了。

進入2019年延安必康的股價依然不景氣,全年下跌25.85%,然而2020年剛開年,延安必康就滿血復活。

今年1月2日到1月14日期間,延安必康9個交易日9連陽,股價區間漲幅高達47%,期間還有兩個漲停板,咋回事?

公司出利好消息了?

并沒有,翻看了一下公司所有的公告,并未發現大利好消息,甚至連傳聞也沒有。

業績暴增了嗎?

也沒有,三季報顯示公司凈利潤同比下滑19.29%,公司的業績已經連續6個季度負增長了。

好消息沒有,壞消息倒是不少。

1月15日,延安必康發布公告,稱其大股東可能會被動減持公司股票。

“減持”這事,不管主動也好,被動也罷,你就是說破天,對于上市公司來說這也是利空消息,但是有人就是擅長一種能力:把黑的給你說成白的。還專門以延安必康為例......

來,我們欣賞一下某些人“睜眼說瞎話”的能力。

股票存在被強平風險被解讀成了利好、游資的炒作被解讀成了投資者的越來越成熟,看到這兒,我差點一口老血沒吐到鍵盤上。

其實不難發現,延安必康前一段時間的暴漲就是一次完完全全的炒作,1月14日的漲停板上其實就已經出現了一些知名游資的身影。

光大佛山綠景路,老韭菜們都知道這是佛山幫的席位,江湖人稱“佛山無影腳”,前兩年佛山幫剛被監管層處罰過,想不到現在又開始復活了。

撇開游資炒作不談,延安必康這個股票本來就是一個“問題股”。

二、太激進!大搞并購 大肆擴張 暗藏危機

延安必康的前身是成立于1997年的陜西必康制藥控股有限公司,主要業務是中西藥的生產和銷售。

雖然公司成立的早,但是一直都未能登陸資本市場。

2012年 ,陜西必康收購了五景制藥、西安交大藥業、江蘇康寶制藥、西安靈丹藥業等多家醫藥公司,并于2015年借殼江蘇九九久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實現上市, 2016年更名為江蘇必康制藥股份有限公司。

得到了資本市場的加持,上市之后的必康股份開始了合縱聯合,大搞并購,據不完全統計,僅2017年以來公司所涉及到的并購就高達8起。

除了對外并購之外,公司自己也在“開工動土”。

這一點,我們其實可以從公司的在建工程這個科目看出,2014年上市之前,公司的在建工程為12.06億,結果到了2018年年底,公司的在建工程就高達82.25億,年復合增長率高達61.9%。

又是并購,又是自建的,這可都是需要錢的,那么必康股份的錢從哪來?

根據公司的歷年財報,2014年到2018年期間,必康股份的經營性現金流凈額分別為4.37億、6.85億、15.13億、3562.45萬、4.03億,雖然每年都為正,好的年景也有大幾億,但是僅靠公司的日常經營連在建工程的資金都不能覆蓋,更別提其他的大筆收購了。

為了募集資金,公司可謂是使出了渾身解數,除了兩次在A股市場上增發募集之外,必康股份同時也開啟了大規模的舉債。

相應的我們注意到,公司的有息負債從2014年年末的4.60億,最高飆漲到2017年年末的74.51億,年復合增長率高達153%。

公司的步子邁的越來越大,相應的公司賬上的貨幣資金也越來越少,2018年三季報顯示,公司賬面上的貨幣資金僅剩10.44億,相比2016年高峰時期52.68億減少了80%。

就在這個時候,必康股份遇到了一個貴人:延安市政府,2018年9月18日必康股份與延安市政府簽訂協議,協議約定,延安國資旗下的投資公司將19億元受讓必康5%的股份,相應的必康股份也將注冊地簽到延安,公司更名為延安必康。

三、資金鏈緊張 頭頂商譽大雷 股權質押率99%

雖然引入了國資,但是延安必康依然沒有擺脫資金鏈緊張的局面。

2019年三季報顯示,公司賬面上的貨幣資金僅剩7.55億,與此同時,公司的短期借款卻高達34.52億,一年內到期的非流動負債為2.52億,這也就意味著從貨幣資金的角度來看,延安必康目前存在29.49億的現金缺口。

其實,這還是次要的,延安必康更為嚴重的問題是它的股權質押。

截止2019年12月25日,延安必康的控股股東新沂必康新醫藥產業綜合體投資有限公司所有持有的股票99.66%處于質押狀態,實質控制人李宗松97.49%的股權處于質押狀態。

根據公司2020年1月10日發布的公告,這些股份很可能即將觸及平倉線,如果大股東不能及時處理,未來極有可能會被強行平倉,屆時市場的拋壓可想而知。

除了資金鏈風險之外,另外一個值得關注的風險就是商譽,因為公司的頻繁并購,截止到2019年三季度公司的商譽高達16.94億。

最后,過年了,資金出逃的欲望比較強烈,對于此前一些大幅上漲的妖股,必須慎之又慎,連知名游資都會被埋,更何況散戶!

更多資本市場分析,關注資本時差。

免責聲明:本文基于上市公司的公眾公司屬性,以上市公司根據其法定義務公開披露的信息為核心依據的研究;本文中的信息或所表述的意見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免責聲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聯網,并不代表本站觀點,本站不對其真實合法性負責。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權益,請告知,本站將立刻處理。聯系QQ:1640731186
友薦云推薦
熱網推薦更多>>
河南11选5奖金